极速体育

极速体育

王仁:寻花识草在深山

2022年05月30日 12:07   来源:天山网-新疆日报原创

【关注生物多样性】

阿尔泰山中草药博物馆名誉馆长王仁在整理馆内实物标本(4月29日摄)。刘新海 摄

  天山网-新疆日报记者 张婷 通讯员 董世菊

  初夏时节,位于阿勒泰市的阿尔泰山中草药博物馆“百草园”里,贴地而生的蒲公英开出朵朵黄色小花,在这里,麻黄、黄芪、甘草、秦艽、一枝蒿等几十种中草药长势喜人。

  “这个是蒲公英,入药后可清热解毒,还有利尿、缓泻、利胆等功效。这个是秦艽,可以治风湿关节痛、跌打损伤,以前用人工切,现在可以用机器了,方便很多。”说起这些中草药,75岁的名誉馆长王仁如数家珍。

  这位与中草药打了50多年交道的行医人,足迹几乎遍布阿勒泰地区的山山水水,采集了千余份中草药标本,拍摄了2万多张草本植物和动物类、昆虫类、矿石类图片。几十年持续跟踪,王仁摸清了阿勒泰地区近千种中药材的来龙去脉,为今后构建阿勒泰草本植物资源数据库打下了基础。

  采集制作标本

  摸清中草药资源家底

  “我喜欢上山采集药材,观察它们的生长环境、形态特征,口尝酸甜苦辣、眼见五颜六色,通过细致观察,药物的四气五味、归经、功能主治了然于胸。”说起自己的日常工作,王仁打开了话匣子。

  “不要小看采集标本,以标本为例可以识千草。草药于农牧民来说作用非常大,比如,牧区的小孩子闹肚子、受皮外伤都是用山里采来的药用植物治疗。”他解释道。

  王仁从17岁开始便以“赤脚医生”的身份和当地农牧民一起过着四季转场的游牧生活。采药、加工、配药……日复一日,年复一年。望着满山的翠绿,王仁时常觉得,阿尔泰山对他而言,不应该只是“工作对象”。

  “阿尔泰山是一个‘中草药王国’,但到底有多少种中草药,没人说得清,能不能通过拍照和制作标本做个统计呢?”这个想法一冒出,王仁便立即着手尝试。他花了三个月的工资专门买了一部相机。借助照片,他开始制作中草药标本,并记录下这些中草药分布的地点和数量。

  上山采集中草药并没有现成的路,王仁经常深一脚浅一脚穿梭在灌木丛中。“有的中草药生长在山间的空地上,有的生长在茂密的灌木丛中。”王仁说,“遇到成片的中草药,我们只采几棵作为标本,不能对它们的基本生存环境造成任何影响,要让这里的中草药自然落籽,来年才能更好地生长。”

  山中的中草药种类繁多。一开始,王仁也不能识别所有见到的中草药。他说,最初上山,以自己所学的医学专业知识和实践经验,能找到不少中草药。后来经常会见到一些不认识的植物,就拍成照片,并采集回去比对查证,很可能会发现里面有没见过的中草药。

  “拍摄一天,常常需要花3天到5天的时间去整理,因为没有见过的都要花时间查证,再制作成标本。”王仁说。

  通过几十年的积累,他制作的中草药标本内容也愈发翔实——不仅标注了中草药的学名,还写明了它们的关键特征、药用价值。

  投入50多年心力

  保护药用生物种质资源

  “阿尔泰山是天赐的中草药宝库,是重要的生物物种基因库。其中,国家和极速体育重点保护的野生药材物种也不在少数。”王仁说。

  “因为除了生态价值,药用植物的经济潜力巨大,特别是其背后蕴含着巨大种质资源价值,所以我们必须保护好药用植物的栖息环境。”王仁介绍,野生药用植物蕴藏的种质资源,保护了重要遗传资源,为新品种选育、老品种改良提供了不可或缺的材料。

  保护药用植物既要做好就地保护,也要做好种质资源的收集保存和人工繁育。但能否将濒危珍稀药用植物带回去人工培育?

  王仁解释道,不是所有的药用植物移栽后都能成活,也不是所有的野生中草药经过“驯化”之后都能人工繁育。

  对于阿尔泰山药用生物种质资源保护事业,王仁已投入50多年心力。阿尔泰山的沟沟壑壑,他走过了不知多少遍,为的就是摸清濒危中草药种质资源的种类,研究透它们的野外生存环境,这才有可能模拟出野外生存环境,并经过几代优胜劣汰之后,筛选出能够适合人工繁育的优质药用植物种质。

  “大家容易有一种误区,认为野生中草药要比人工栽培的好,这有可能,但不是必然。”王仁说,野生中药材的野外生存环境千变万化,有适合它的,也有不适合它的,这就会导致它们的质量参差不齐,而通过人工优选和规范化的管理,产出的中药材质量稳定,整体优于野生药材。但是对于濒危野生中草药,目前还不能完全了解其野外生存环境的变化规律,如果贸然采回可能会弄巧成拙。

  王仁时常叮嘱同行的学生,碰到濒危或者稀少的中草药时,在完成观察、图片拍摄及采集工作后,一定要将周围恢复原状,让这些中草药继续在原来的生存环境中生长。

  传承中创新

  编著中草药书籍十余本

  “过去,妇女们会用‘藜芦’煮水来消毒衣物。”

  “经常有鹿会在嘴里叼着‘鹿衔草’,它们用这种草药来给自己疗伤……”

  4月25日,在阿尔泰山中草药博物馆内,王仁生动有趣的讲解吸引了很多游客。

  在占地1700余平方米的博物馆内,展示了500余幅精美的药用植物原生态图片,可近距离呈现植株的外观、生长环境及花、果、叶、根茎、种子,以及400余份蜡叶植物标本、120余瓶浸制植物标本、300余份实物标本。

  “阿勒泰地区植物种类繁多,目前已知的有2300余种,其中,有阿尔泰雪莲、阿尔泰瑞香、阿尔泰鹿草等药用植物及阿尔泰松杉灵芝等特有珍贵药用真菌。”王仁说,为更好地展示阿尔泰山独特的自然资源优势和丰富的中草药资源,宣传好中草药文化,带动中草药产业发展,阿勒泰地区于2019年9月建成了这家中草药博物馆。

  博物馆开馆两年多来,对外免费开放,已接待各界人士3万多人次。

  在博物馆的入口处,摆放着《新疆阿尔泰山脉野生植物图谱》《新疆阿勒泰地区野生大型真菌图谱》《哈萨克医常用植物药材实用图谱》《喀纳斯国家级自然保护区植物蘑菇》《哈萨克药志》等10多部著作。

  这些中草药著作,每一部都凝结了王仁几十年来付出的汗水与心血。在草丛里、藤蔓间,他总要蹲下身去,用装着微距镜头的单反相机给那些药用植物拍照,记不清在阿尔泰山中摔了多少跟头。

  阿尔泰山带给他的惊喜远超伤痛。在这神秘的山脉中,他找到了阿尔泰雪莲、西伯利亚猪牙花等多种罕见的珍稀植物。

  王仁编写的中草药书籍,让阿尔泰山脉的中草药脉络更加清晰了,与此同时,越来越多的人认识到保护生物多样性的重要性,纷纷来到阿勒泰地区开展植物多样性研学活动。

  如今,虽已退休多年,但王仁仍把大量精力倾注在中医药学术的研究和传承上。

  行医50多年的他在中医理论尤其是哈萨克医理论方面功底深厚、临床经验丰富,擅长运用中医、中西医结合治疗多种疑难杂症。2022年2月,阿勒泰地区中医医院(阿勒泰地区哈萨克医医院)成立“王仁名医工作室”,慕名而来的求医者络绎不绝。

  一方医桌、一块脉枕,再加以望闻问切、辨证施治,精通药理的王仁治好了不少身患顽疾的病人,来看病的人换了又换,但从未改变的是王仁对中草药精益求精的执着。

  “中医药文化的普及与宣传,需要更多人来做。相信在不久的将来,我们的中医药文化必将绽放出更加耀眼的光芒。”王仁说。

  记者手记

  让古老中草药焕发新活力

  在阿勒泰市桦林公园西北隅,贴山而过的公园路,在此忽然静谧了很多。路边一幢独门独户的中式建筑,在绿荫的掩映下,白墙灰瓦更添几分古朴优雅。

  这里就是阿尔泰山中草药博物馆。风雨五十余载,名誉馆长王仁在行医之余把精力全部投入到了宣传博大精深的中医药文化中。

  徜徉在博物馆核心区,仿佛走进了中草药王国,从千余种中草药标本到500余幅精美药用植物原生态图片……处处凝聚着王仁对阿勒泰中草药文化保护、传承付出的艰辛和心血。

  在阿勒泰地区,良好的自然环境孕育着巨大的发展潜力。依托丰富而优质的中草药资源,近年来,阿勒泰地区在保护好、发掘好、传承好中医药方面大做文章,不少创新做法已见成效。

  其中,一些县市立足本地生态环境,引入中药材红花、苍术等,模拟药材的自然生长环境,遵循药材的成熟周期,验证后发现药效颇佳;一些地方通过优质企业,组织村民学习中医药基本知识,助其了解药材种植与普通农作物种植之间的区别,为严把质量关打下坚实基础。

  从中药材种植到中医药制造,如今,阿勒泰地区中药材种植面积持续增加、区域布局不断优化、产业带动日益凸显。

  这也印证了环境因生态而美、群众因生态而富,绿水青山就是群众致富的“金山银山”。(张婷)

[责任编辑:阿衣多斯 ]

极速体育